山东文化创意产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978|回复: 0

金城:动漫是否会成为下一代的艺术表达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2-31 18:15:20 |显示全部楼层

      当前,动漫已经广泛而深入地影响着青少年的阅读习惯,有人说,它只是一种迎合当下社会文化需要的工业性产品。不过在2014年,已经第二次作为独立画种进入全国美展的评选与展览,象征着美术殿堂对这一新鲜事物中所包含的纯艺术属性的关注与包容,但中国动漫是否真的已经拥有了美术史意义上的高度?

      相比于2009年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上动漫作品首次被专列为一种美术门类进行评奖与展示,五年后参选的这些动漫作品出现了明显的进步,但也体现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为此,记者专访了曾参加过这两届全国美展动漫展区作品遴选工作的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秘书长金城。

(图注:金城作品《人间四月天》)

漫画,又见漫画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展区共分动漫、连环画·插图、漫画、年画·书籍装帧等四大展厅,展线2200多米。归属于“综合画种”的235件年画、漫画、连环画、插图、书籍装帧和归属于“动漫”的66件动画、46件漫画作品迎接着观众的目光。

说到这里,有些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了某种文字上的混乱——“漫画”这个词怎么前后出现了两次?在同一个奖项的评选以及同一个场次的展览中,难道存在两种不同的漫画?

情况确实是这样。

       金城告诉我们,由于动漫艺术对于美协以及全国美展这个大家庭来说,还是个出现仅仅两届的新生事物,所以在分类方面仍有些尴尬之处。

       与年画、连环画、插图等并列的漫画,是指报纸杂志上经常出现的带有一定时事讽刺与世情幽默内容的漫画,作为与人民群众最为密切的大众艺术形式,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不仅创作队伍非常壮观,名家名作不断涌现,而且在群众中有广泛的基础,为推广和传播文化和艺术、普及和提高人们的审美水平起到不可替代的作品。但由于种种原因,趋于式微,创作和欣赏群体日益萎缩,但仍有其存在的价值;而作为“动漫”概念中的漫画,则是近些年来出现的、叙事性较强的新的艺术门类。“两者有许多不同,彼此分列但又同样叫做漫画,但是业内人士心里都很明白,不会产生混淆。”

       漫画作为通俗、草根的文化,过去难登美术殿堂。“现在不同了,中国美协2009年也成立了动漫艺委会,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动漫展览,但是我感觉漫画在美术界的地位还是偏低的,一些其他画种的画家也画漫画,但他不承认自己是漫画家,如果他有其他的才华,他愿意跟漫画撇清关系。”金城说。

       遗憾,可能更加遗憾

       与本月初结束的第十届金龙奖评选规则不同,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对动漫类型的参展作品是否曾正式上映/出版并没有做出明确要求,于是这两届的参选作品呈现出相对比较丰富——或者说比较芜杂的面貌。既有实验意味浓厚、高校气息明显的独立动画作品,也有娱乐性比较强、经历市场检验的商业作品。从通过复评参加动漫展区展的112作品和其中最终获得进京名额的10件作品来看,这两类风格截然不同的作品都有入围。

      对此,金城解释说:“这两届评奖我都参加了,按说全国美展这样的评选,应该考量的就是作品的艺术成就,但是现在事实上把商业表现比较好的一些作品也纳入到我们的评选视野中来。我觉得这与行业不成熟有关系。不像国油版雕这样创作群体广大、积累深厚的大画种,他们好作品很多,竞争也很激烈,而动漫这样比较新鲜的画种,自身还不是特别强大,好作品不够多,所以评选起来面面俱到。如果我们好作品多了,就有充分的理由只选择艺术价值高的作品,放弃其余的考量。”

不仅在评选环节怀有遗憾,对于展览的最终呈现方式,金城也表达了自己的遗憾之情。在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展区的动漫展厅里,专门设置了作品放映厅,配有17台30寸电视机和3个大屏,供观众欣赏获奖动漫作品,但金城觉得仍有不足。

他说:“这次美展呈现的方式还是以平面为主,给动画带有视频(精选)播放,但只是作为展厅的一种补充,展览主体还是把动画截图一张张打印出来展示。实际上这一次包括上一次全国美展,展览呈现方式我个人还是认为不理想的,基本上还是采用普通的数字打印。因为现在作者比较少原作原稿,现场给观众造成的艺术上的感染力、冲击力就会比较少。”

金城说,从这两届全国美展漫画部分的参展作品来看,绝大部分都是电脑绘制、数字输出的形式,虽然其中也有少部分的原作,比如这次入选作品《向日葵男孩》(作者聂峻),是拿原件去展览的,但是放在海量的作品中,人们不细看的话是会忽略的,都当做数字输出去看了。

       “这个我觉得有一点遗憾,因为同样是数字输出,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表现出不同的创作质感、笔法,效果是能出来的,但是需要对每一个作品精细化的输出。由此我想到,中国的这一代的漫画作者与上一代连环画的作者是脱轨的,他们是新成长起来的一代创作人,小时候受中国连环画影响比较少,一动笔就是模仿日本、美国的风格、方式、笔法,在国际化的潮流下几乎95%的年轻作者不再使用手绘了,而是直接用电脑创作,事实上这就造成了快餐——你看不到原稿,看不到作者的笔触和情绪,只看数码打印出来的图像,那种沁人心脾的感染力量就少了很多。这一点和国外差别很大。我恐怕这一点是中国整个动漫行业的永远缺失。”

      塔尖,金字丢失的塔尖

      原作缺失的问题,金城不仅仅是通过这两次全国美展评选发觉到的,而是早有感触。

近十余年来,金城先后创办了《漫友》、《漫画世界》、《漫画SHOW》、《漫画BAR!》、《新蕾》等多种漫画期刊,广泛而全面地了解与掌握国内漫画作者创作动态。2008年牵头组建广州动漫行业协会,出任会长职务,期间走访十多个国家与地区,观察国外漫画生态、接触国外漫画作者,从而感到深深的忧虑。

      他说,“我接触到的国外漫画家,他们不管是成名已久的成熟画家还是年轻画家,80%的人都坚持手绘,去年来广州参加漫画家年会的日本画家们至今还在使用网点纸手工拼贴制作阴影效果。欧洲就更是这样,甚至他们会非常刻意地让你看出手绘笔触的抑扬顿挫和情绪流露,看起来就特别好,能受到感染。这次全国美展,你到现场想找到这种受到感染的感觉,就比较薄弱了。”

      金城认为,这种中国独有的、漫画创作者越来越集中于使用专业软件绘图而忽视手绘能力的趋向,还将影响到未来这一产业的拔高。“你看像现在原作收藏很热,今年5月,埃尔热的《丁丁历险记》作品原稿在法国艾德拍卖行拍卖,一幅原作卖到250万欧元,创下了漫画拍卖的最高纪录。像这样的艺术价值的这种高度的呈现可以说是漫画金字塔的塔尖,而大量的出版、包括互联网出现之后产生的电子出版,是金字塔的基座。可是在中国这一代漫画家身上这座金字塔可能会断掉,我们没有塔尖。”

大家都知道,上世纪50至70年代,我国许多一流的画家都画过连环画和漫画,他们高超的艺术功力在这样一个领域也有出色的表现,产生出一批优秀的作品。其实这次全国美展中,大家公认比较优秀的漫画作品,如《向日葵男孩》、《踮脚张望》,它们的作者也具有手绘呈现作品的能力,可道理很简单——外国漫画有80%是手绘,塔尖部分就很丰富,而中国只有5%的漫画家        在手绘,将来能成为塔尖的作品就稀少。

       手绘原稿的艺术价值更高,但是完全手绘会不会造成出版中的时间成本过高,不利于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的漫画事业?

金城提出了解决的办法:“不一定要每一张都手绘,你可以在一章节内容中一部分使用电脑绘制,精选出三五幅画进行手绘,像是插页一样穿插在作品里,这样一部作品下来就积累了不少手绘原作了,它是可以兼顾的,关键是现在我们的作者完全忽略了金字塔塔尖的未来的价值,这可能也跟他们的年龄阶段有关——我再说明白一点,它不仅仅是可以拍卖很多钱这个价值,更重要的是未来人们在做研究评论时,在做学术展览、艺术总结的时候,它是重要重要的一个依据,没有这部分,你给人的感觉是画种的腰杆不硬。”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 山东文化创意产业网 ( 鲁ICP备12000846号-1 )

GMT+8, 2018-11-15 01:32 , Processed in 0.033727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